新浪财经-东亚前海贺岁系列:牛年展望 无限量化宽松埋隐患

东亚前海证券研究所新春寄语:守正出奇 静待花开

主讲嘉宾:杨再平博士,经济学家

主持人:郑嘉伟博士,东亚前海研究所宏观固收首席

面对海外美国大选落定、疫情反复和国内经济增长动能转化的复杂局面,2021年中国经济将迎来经济内生增长的新格局。近日,东亚前海证券研究所特邀经济学家杨再平教授展望宏观经济。

核心观点

从世界历史来看几个大的疫情,可以说每一次大的流行疫情,都成为世界经济、政治的分水岭,每次都伴随着尤其大国之间格局的变化。例如,塞浦路斯瘟疫、日本天花、欧洲黑死病、美洲瘟疫、西班牙大流感等,几乎每一次疫情都推动了世界格局的变化。那么这次疫情,冲击还没有结束,现在感染的人数已经过亿,死亡的人数200多万。这次疫情肯定会深刻地改变世界。那么怎么改变?首先看它对世界经济的巨大的冲击。其中包括零售、餐饮、住宿、交通等亏损,而且出现了世界历史上首次负油价。世界银行估计,全球经济2020年将会收缩5.2%,欧元区经济收缩6.8%,是二战以来最深一次经济衰退。

后疫情时代世界经济展望

01

疫情控制力分化加速大国经济消长

因为对疫情控制力不同,导致了大国经济的消长,此消彼长。美国经济现在已经是-3.5% ,而我国增长了2.3%,是主要经济体中唯一有正增长的。以人民币衡量的我国GDP首次过百万亿,那么折算成美元,差不多15000亿美元,相当于美国GDP的71%。所以过去很多预测中国经济会在2035年会超过美国。那么现在,由于疫情变化,由于我们控制力显然比其他国家更强,使得我们经济相对其他经济体而言,此长彼消,所以有的预测在2028,有的预测在2025,我们的总量会超过美国。当然还有其他国家变化,包括印度,从原来第五位跌到了第六位。几个大经济体的变化比较大。这是世界经济的一个新特征,就是疫情控制力分化加速了大国经济消长,包括我们周边越南是控制的不错的,还有一些其他的国家,疫情控制比较好的,经济相对来说发展的好。

02

无限量化宽松放水埋下危机隐患

现在疫情过后,很多国家都出台了救市政策,有50多家央行多次降息增加流动性,无限量化宽松。这些天量资金是一定会造成泡沫的,而且美国等一些主要国家,他们放出去的水并没有进入实体经济,而主要是救股市,带来了资产泡沫,因为它很难进入实体经济。这种金融泡沫或者资产泡沫会形成很多僵尸企业。很多研究机构都在预测,下一次世界性金融危机可能不会太遥远。

03

单边霸权主义冲击国际治理

不只是疫情期间,特朗普当政时主张的单边主义、霸权主义、美国优先,对国际治理秩序包括政治,经济秩序均造成了巨大冲击。

04

多边平衡主义谋求新国际治理

在单边主义霸权主义冲击国际制约秩序的同时,我们也看到多边主义或平衡主义,也在谋求新的国际治理,包括欧盟,之前是美国拉进去对抗中国的同盟,目前是多边主义对抗单边霸权主义的重要力量,两种力量较量,可能会形成一个新的国际制约秩序,包括政治、经济上的。

05

保护主义、逆全球化冲击全球经济

本来在疫情之前,保护主义和逆全球化就是一种势力,一种思潮。因为全球化本身也确实存在问题,也可以说世界贸易体制存在问题。借由这次疫情,各个国家都在关注自己产业安全、经济安全等,为保护主义和逆全球化提供了一个由头,进一步冲击了全球经济。

06

多区域合作协议构建新全球经济

新的全球化运动,或者说支持全球贸易的,也跟保护主义和逆全球化进行较量,试图构建一个新的全球化。这种新全球化,包括我们的一带一路,很多美国智库认为,中国的一带一路是一种新的全球化。包括东盟经济自贸区都在推动新的全球化或者说重新构建新全球经济的一种力量。所以这是几种力量交叉作用,也是世界经济展望很重要的一个方面。

07

新科技革命聚焦数字经济

就科技和产业而言,正在形成一个新的科技革命。这种非接触社会、非接触经济,无人或者少人的远程经济等,为数字经济,提供了一个契机。对全球来说,数字经济在服务业、工业、农业等的渗透率已经分别达到了39%、23.5%、7.5%。数字经济迎来了明显加速发展。我们国家在这方面当然也是做的很不错的。我们国家数字经济,从十三五初的11万亿多,增长到19年接近36万亿,同比增长超过15%,占GDP也超过了36%,对GDP的贡献率达到67%多,所以疫情催生加速了数字经济发展,使得我们新一代科技聚焦数字经济。

08

大健康产业加速发展

大健康产业之前就已是一个趋势,各个国家都在关注,我们国家也是这样。但疫情以后,大健康产业进入了一个加速发展的阶段,加大了其研发投入力度。

后疫情时代中国经济发展

01

诺亚方舟效应

从短期来看,由于疫情管控分化,导致大国经济力量对比,那么其中很重要的就是我们经济,我们疫情控制的好。所以,将这种现象称为诺亚方舟效应,即我们经济相对世界经济来说,这一块地方相对安全,所以从短期来看,出现了诺亚方舟效应。一方面我们贸易是全球唯一实现货物贸易正增长主要经济体。2020年,我国贸易额超过32万亿,增长了1.9%,出口增长了4%。贸易顺差仍在增长,增长了27.4%。由于疫情影响,一些经济体防疫物资不能直接生产或者有些基本生活品供应链产业链不能正常运转,这为我们提供了机会,因为我们控制的好。另一方面是,我国是全球最大外资流入国,诺亚方舟效应更明显了。1月24日,联合国贸发会议发布最新一期的全球投资趋势监测报告《2020-2021年全球投资趋势与展望》指出,2020年全球外国直接投资(FDI)大幅下降,同比降幅达42%,美国仅吸引了1340亿美元,骤降49%,而中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外国直接投资接收国,去年吸引了1630亿美元的资金流入,全球占比大幅提高至19%。但是这个效应,它是阶段性的,我估计接下来一年还会持续,因为即使是疫苗能够很快推广,世界疫情也不大可能马上结束,所以对中国来说是个机会,但是我们也不要过高估计这个诺亚方舟效应。它是一个短期、阶段性的。当然我们要抓住这样机遇,把我们960万平方公里国土,都能够打造为诺亚方舟,那么它的效应就会进一步显现出来,我们贸易、引进外资、对外开放等方面可能会更好。

02

发展环境变化

用广角镜看世界,世界变化对我们发展环境也影响很大。官方文件、十四五规划或经济会议表述是发展环境发生了深刻复杂变化,我国还是战略机遇期,但是机遇与挑战并存,而且挑战在一段时期内会很严峻。可能国际上美国挑起的对于中国这种围堵、挤压会成为矛盾主要方面。如果说机遇与挑战是一对矛盾,在相当一段时期内,可能挑战更多、更严峻。为什么?因为我们经常提到的修斯底德陷阱,当一个富国,面对他后面另外一个新兴大国挑战时,这种矛盾激化从历史上来说,还是大概率的。所以修斯底德陷阱我们不说它是一个必然事件,但是大概率事件,或者说是一个灰犀牛事件。以日本举例,日本GDP曾经最接近美国的时候,1995年曾接近美国总量70%。当然,日本上世纪80年代的时候,制造业对美国造成很大的威胁。所以在这个阶段,美国视日本为威胁。当年,美国做过一个调查,八九十年代美国民众中间认为他们的主要敌人是日本。所以,当时间还没到1995年,80年代GDP占比达到40%多的时候,美国就开始对日本贸易打压。近代来说,另外一个比较接近美国GDP的是前苏联,GDP曾经占到美国的40%多,那么现在,我们GDP达到了美国71%多,而且势头还在继续。这次疫情特朗普政府无所不用其极打压中国,形成对中国很大压力。所以我们不能幻想拜登上台以后,中美之间较量会停止,也可能有一定缓和,但是不可能倒回去。包括以美国为首同盟对中国进行打压围堵的一种趋势。那么中国的发展,首先是中国要怎么突破美国对我们经济封锁,在这个经济全球化已经形成格局下我国需要进一步拓展国际空间。

03

突破封锁

如何突破美国和所谓盟友对中国的经济封锁?其实我们也有五张牌或五大阵地:其一中国东盟经济自贸区。中国跟东盟的关系,互为第一大贸易伙伴,彼此经济取长补短,相互依赖,相互借鉴。这次一带一路峰会,东盟10国首脑悉数到达,这很少见,占到会议首脑40%多,这说明我们跟东盟关系最紧密,包括新加坡,可以说是多边主义支持,这是我们突破美封锁第一大阵地。其二是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它是一个高水平互惠互利更大协定,这是我们突破美国对我们经济封锁又一个阵地。其三是我们明确表态要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其四是刚刚签署的中欧全面投资协定。最后是一带一路。这是我们倡导的和发起的,包括意大利等发达国家拥护者还是挺多,为什么?因为它既是一个历史概念,更是一个地缘经济关系,它是有客观需求的。奥巴马从阿富汗撤军的时提出过新丝路经济的概念,没落实。一带一路是全新全球化运动。最近世界银行还发布了一带一路经济学报告,分析了一带一路收益与风险。其评估一带一路走廊沿线国家面临现有基础设施服务不足,并存在各种政策缺口成, 致使其贸易低于潜力30%,外国直接投资低于潜力70%。一带一路交通走廊将在 两个重要方面有所助益,即缩短交通运输时间,增加贸易与投资。据估计,经济走 廊建成后,沿线国家的交通运输时间可最多缩短12%,世界其他地区的交通运输时 间将平均缩短 3%,这表明非一带一路倡议参与国家和地区也将从中受益。所以一带一路贸易机会释放出来后,应该有更多红利。

04

突破中等收入陷阱

很多国家按当时标准达到中等收入以后就很难进入所谓高收入国家。中等收入陷阱是一个大概率事件。跨越了中等收入陷阱是少数,如韩国等。2006年标准是中收入为12750美元,我们就按照现在标准算是13000美元吧,人均达到1万多一点。那么,为什么在这个阶段会很难再往上走?尤其是大国,在这个阶段,再往上走难度会越来越大,一个是科技创新层面。过去可以买别人的技术,尤其是当我们国家进入到老二,紧追老一的时候,过去他可能不在乎,那现在那个技术就很难取得了,所以技术制约,是一个因素,而且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就要更高质量发展,就更依赖科技发展。另外一个方面是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以后收入分配不公平的问题、收入分配不平等问题,但这是两回事,平等不一定是公平的,公平不一定是平等的。但是,这两个问题搅在一起,社会矛盾会激化,所以我们未来发展需要关注的,疫情以前就有这个问题,但是疫情后这个问题会更突出。很多小企业、个体户,尤其是这些餐饮业低收入者依赖这些产业、企业会相当一段时间越来越艰难。所以怎么突破中等收入陷阱这个问题是我们重要的一个议程。

05

内循环为主发展

外向依赖要转向更多以内循环为主,疫情以后,这一点会更突出。因为全球供应链产业链会受到极大影响,包括美国对我们封锁挤压,所以我们必须在内循环方面做更多文章。在本世纪初,我们外贸依存度差不多是70%,现在降下来了,但这种外贸依存度一直还是比较高,我们还是比美国要高。必须在外贸依存度上面做调整,然后是怎么样形成我们自己高质量内循环。从经济学概念来说,有简单再生产内循环,有扩大再生产内循环,而扩大再生产又有外延式扩大再生产,还有内涵式扩大再生产,其循环都是不一样的。上述循环都将更大程度依赖我们自己的市场。斯密在《国富论》写到:“中国幅员是那么广大,居民是那么多,气候是各种各样,因此各地方有各种各样的产物,……所以单单这个广大国内市场,就够支持很大的制造业,并且允许很可观的分工程度。……假设能在国内市场之外,再加上世界其他各地的国外市场,那么更广大的国外贸易,必能大大增加中国制造品,大大改进其制造业的生产力。” 但人口与国土不等于市场空间。市场空间是真正多维空间,有待细化深化开拓。在转为内循环为主以后,可能需要我们内向细化深化开拓国内市场。这里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打破地方壁垒,切忌自成体系的大而全小而全地方诸侯经济,要大力细化深化发展省际贸易与市场,细化深化省际专业化分工体系。地方金融应在这方面发挥积极作用,主要作用方向就是大力发展国内贸易金融、供应链金融,以促进地区间贸易与专业分工。

06

高质量发展

这个又跟突破中等收入陷阱有关系,要突破就只有更高质量发展。何谓高质量发展?应从六个维度来看:第一它体现在生活质量上。我们每个人的生活质量,包括衣食住行,都需要消费升级,这是一个维度。第二,高质量生活的基础——就业质量。要充分就业,而且是高质量就业,薪酬越来越高就业岗位,充分就业但是拿着工资还是很低那当然不行,工资要不断地增长。那么就业质量,又取决于产业质量。第三是产业质量,我们讲制造业、现代制造业,尤其数字经济要有突破。我们产业、现代制造业结合工业互联网、数字经济等等。而且我们数字经济相对来说也还是不错的。第四是基建质量。生活质量、就业质量、产业质量,一定要有好的基础设施质量,新基建主要是数字经济等。第五是环境质量。前面都有,但是环境破坏了,那不行。所以绿色发展必然会越来越受到重视。最后还应包括人文质量。马斯洛把人的需求分为五个层次,温饱解决之后追求更高质量生活,包括文化、社会环境,所以要高的人文质量。

07

新动能发展

新动能即创新驱动,过去扩大再生产主要要素驱动,靠要素扩大、外延扩大。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提出要坚持创新驱动,包括强化国家战略科技力量、提升企业技术创新能力、激发人才创新活力等。经济工作会议又进一步强化了这个观点,尤其第一点提出,要强化国家战略科技力量。但是当我们说未来动能、经济发展新动能是创新的时候,一定不要局限于科技创新。科技创新是重要的,科技创新靠人、靠科学家,而光靠科学家还不够,还要企业家,它是把科学家成果转化成产品,转化为产业,做大做强的一个力量。所以在这方面,我们经济发展新的动能相对来说是不够的,但疫情以后,我相信会加强。为什么不够?现在经济发展最大瓶颈,是科技供给和科技转换,包括科技成果转化。虽然我们论文、专利不比美国少,但科技成果转化率仅为10%左右,美国是70%多。我们还要关注科技成果转化方面的创新,尤其企业家善于发现新科技有利可图的市场机会并通过企业组织实现其机会的创造性破坏创新。这方面我们有很多事情还需要做,就是创新驱动新动能。我们劳动力不像过去那么充裕了,二元结构缺口也不像原来那么大了,这些问题迫使我们转向依托全面创新驱动。

08

新体制发展

即拆除体制机制障碍的发展。经过40多年改革开放拆除了很多体制机制障碍。但是我们继续发展还是有很多这种体制机制障碍,所以这个需要我们去拆除。体制机制改革的焦点是在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经济体制的一个基本问题,是政府和市场关系,怎么样既发挥好政府作用而且恰到好处地发挥政府作用,同时又能够发挥市场基础性决定性作用,形成有限廉洁而有为有效的政府与规范有序而充满活力的市场有机结合的新体制。如果片面地强调一个方面,或者走极端,从一个极端到另一个极端都不可能形成有效机制,在这方面的,我们可以进一步做很多探索。据人民大学一研究报告测算,只要我们对要素市场改革进展到90%,改革深入75%,未来15年年均增速可以提升0.72个百分点,达到5.03%;如果潜在增速将提升2.4个百分点,达到6.6%左右的水平。

这次疫情对包括我们国家在内的世界各国都形成了很大冲击,是一个分水岭。后疫情时代,会是新的世界经济,新的中国经济。只要我们认识到它的规律,发挥我们的主观能动性,一定会做得更好,也会发展得更好。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