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稳定币将可用于支付,加密货币又要嗨了

稳定币被认为是连接现实世界和加密世界的一座桥梁,但是当前还存在诸多问题尚待解决。

1月4日晚,美国最大的银行业监管机构美国财政部货币监理署(OCC)在官网发文宣布,允许美国银行使用公共区块链和美元稳定币作为美国金融系统中的结算基础设施。由于访问量巨大,官方网站一度陷入瘫痪。

“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突破,它意味着官方机构对数字稳定币合法地位的认可。从逻辑上看,稳定币主要是锚定一些相对比较安全的资产,比如美元、债券等等,所以也比较容易得到官方机构的认可。”中央财经大学数字财经研究中心主任、湾区国际金融科技实验室副主任陈波1月5日向时代财经表示。

零壹智库区块链研究总监、数字资产研究院研究员蒋照生1月5日向时代财经表示,此次美国货币监理署(OCC)宣布联邦监管的银行可以使用稳定币进行支付,并不能完全意味着主流金融机构对数字货币的认可。“目前来看,可能更多也只是支持USDC等合规的美元稳定币,不包括USDT等未取得合规资质的美元稳定币,更没有提及比特币、以太币等加密数字货币。”

加密货币行业开启新篇章

美国货币监理署(OCC)表示,银行可以将公共区块链视为类似于SWIFT(银行结算系统)、ACH(美国自动清算系统)和FedWire(联邦电子转账系统)的基础设施,并将稳定币(如USDC)视为电子储值方式。这意味着银行可以使用稳定币来促进客户在独立节点验证网络上的支付交易,包括发行稳定币,以及将该稳定币兑换为法定货币。Morgan Creek Digital创始人发文盛赞OCC做法,认为加密货币行业将开启新篇章。

“可以用稳定币进行支付,是主流金融机构对数字币认可上前进的一大步。虽然当前的数字币有支付功能,但是一直没能出圈,这是很好的一个事情。”华链云创CEO、比特章鱼联合创始人李白1月5日向时代财经表示。

目前,稳定币的类型较多,主流观点将稳定币大体分为三类:一是由法币抵押的稳定币。最典型的是USDT,国内称泰达币,USDT与美元1:1挂钩;二是以加密货币作为抵押的稳定币;三是无抵押的稳定币,或者称为算法稳定币,由计算机算法或者程序支撑的稳定币。

“更容易被监管机构接纳并认可的稳定币主要指第一类由法币抵押的稳定币。”盈科律师事务所北京总部张宾律师1月5日向时代财经表示。

在本次的声明中,美国货币监理署(OCC)特别强调,其政策仅适用于与单一法币1:1挂钩且存在托管钱包的数字稳定币;不适用于以其他机制发行的数字稳定币。

稳定币被认为是连接现实世界和加密世界的一座桥梁,但是当前还存在诸多问题尚待解决。

“稳定币一般都在全球流通,但是当前所谓的合规稳定币也只是局部合规。”零壹智库区块链研究总监、数字资产研究院研究员蒋照生1月5日向时代财经表示。

蒋照生认为,稳定币主要存在三大风险:一是稳定币的价值受储备资产影响极大;二是稳定币的稳定更多体现在与储备资产的兑换关系稳定,如果兑换渠道受阻,稳定币的价值也会大打折扣;三是稳定币局部合规和全球流通之间的矛盾短期内难以调和。

“稳定币其实并不是那么稳定,进入支付系统以后,很多方面都需要进行提升。当前主流稳定币自身也存在很多的问题,比如财务透明度不高、私自增发等,制约着当前稳定币的发展。但是凡事都有开始,随着OCC这样的机构进入,相信会慢慢得到完善和发展。”李白表示。

OCC监管“循序渐进”

“美国货币监理署(OCC)是美国财政部的一个独立机构。从OCC本次的发声也可以看出,美国官方对稳定币的认识和监管遵循着循序渐进的步骤,是水到渠成的结果。”盈科律师事务所北京总部律师张宾表示。

“稳定币是伴随加密货币产生的。加密货币的价值波动巨大,它们充当交换媒介和账户单位是不太理想的。例如,比特币在过去一年时间内从低谷的3000多美元,到最近突破30000美元,就是最好的例证。因此,只有降低波动性加密资产才能被更多的群体接受,稳定币的产生部分解决了上述加密资产波动的问题。”张宾表示。

“早期的数字稳定币并没有得到官方认可,主要由私人机构自身信用来担保与法定美元的兑换。所以,对稳定币的质疑声一直不断。”张宾介绍,USDT作为最早出现的稳定币之一,最初是为无法直接使用美元开展加密资产交易的人群设计的。同时,USDT等稳定币的出现,可能也规避了部分国家对于法币参与加密资产交易的限制。

“本次声明允许联邦特许银行和联邦储蓄机构合法持有数字稳定币的储备金,为稳定币发行机构提供相关服务。该声明为稳定币的监管提供了更大的确定性,也会鼓励更多金融机构开展虚拟资产业务。”张宾表示。

作为美国联邦银行系统的审慎监管机构,美国货币监理署(OCC)的核心使命就是建立和维护负责任创新的金融体系。

在过去的几年中,由于监管和观念的限制,美国银行业在提供加密数字资产服务方面进展非常缓慢。2020年3月,代理署长Brian Brooks在加入美国货币监理署(OCC)之后,开始专注于推进美国银行业向加密数字资产化的方向发展。

2020年7月,美国货币监理署(OCC)发表声明信,明确说明美国联邦体系银行可以为加密数字货币提供托管服务,同时再次重申国家银行可以向任何包括加密数字货币公司在内的合法的实体提供金融服务。

2020年9月,美国货币监理署(OCC)发表声明信,确认国家银行和联邦储蓄协会可以向用户的稳定币产品提供储备物托管服务。

与此同时,美国货币监理署(OCC)也面临着阻力重重。2020年12月,美国国家银行监管委员会(CSBS)在哥伦比亚特区地方法院对美国货币监理署(OCC)提起诉讼,指控后者为非银行公司创建新的州银行执照,以及即将批准Figure Technologies的执照申请。CSBC总裁John Ryan表示,如果允许OCC创建特殊目的非银行执照,会重新定义整个银行系统,引发新的系统性风险。

此前,美国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主席Maxine Waters在给新任总统拜登的一封信中表示,建议撤销或监督所有由美国货币监理署(OCC)发布的加密货币相关指导。

对中国启示何在?

“美国数字货币的发展跟中国走得并不是同一条道路。”中央财经大学数字财经研究中心主任、湾区国际金融科技实验室副主任陈波向时代财经表示。

陈波认为,中国的法定数字货币,是一个基于人民币的数字货币,相当于是发行了一个新的数字货币。而美元的法定数字货币,是直接跟现有的一些数字货币进行挂钩,是另外一种逻辑。

“背后的原因也非常简单。从全球范围看,美元已经处于垄断和统治地位,没有必要再发行自己的数字货币,它可以直接进入到现有的数字货币体系里面,发挥自己具有的影响力,对它来说,这是一个捷径。相比之下,人民币还是一个小币种,它推出一种技术更好的数字货币也是合情合理的。”陈波表示。

“因为理念上不一样,最后取得怎么样的效果,谁更能借鉴谁,现在还很难说。”在李白看来,相比世界上其他数字货币,我国央行数字货币(DCEP)走的是不同的路线,它借鉴了世界数字货币体系的一些经验,然后进行强化和升级,更容易发展成熟。

“我国目前央行的数字人民币已走在了前面,数字人民币钱包在深圳、苏州、北京都有了测试。数字人民币呼之欲出。与此相对于,我国目前并没有关于稳定币监管合规的规划,短期内也很难像美国这样从监管层面认可稳定币的法律地位。”张宾表示。

蒋照生认为,美国数字货币监管理念对我国最大的借鉴之处在于,“对符合现有监管框架的数字货币企业通过牌照制度施加监管。”

文章来源:时代财经 编辑:贾红辉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